Juno

赞美龙神

其实我每天都有写一点东西,只是没发上来……发现自己笔力太差,文下的角色互相之间根本就没有火花

建了一个子博,之后写的都会发布在那里。博人传相关不会再更新,因为博人传动画真是一言难尽啊。


http://www.lofter.com/blog/whitethreads

【火影】Fate/Till Nightfall(合集·上)

标题:Till Nightfall 直至夜幕降临(上)

配对:柱斑 带卡 止鼬 角飞

简介:导演剪辑版(沉迷于屁股三个多月,感觉身体被掏空)混更等死,修改了之前的一些BUG,前半部分基本写完了。剩下的等我氪完万圣节活动。



序章


在一切发生前,我们来讲一讲那七位御主的故事吧。那七位比孩童还纯洁,比圣人还伟大的,比任何人的愿望都强烈,因而得到了圣杯的回应的人们,他们各自的远大理想。


  ——漩涡鸣人——

他出生至今的三十年光阴里,不幸和痛苦,背叛和欺骗,分离和泪水是主基调。悲叹是狂风,嚎哭...

沉迷于源氏的屁股之中,无心更文

【子世代中心】叔叔扭蛋·7

7

这他娘的不随缘

 

佐良娜不知道她应该怎么称呼宇智波斑。如果翻族谱,可以发现斑和他那倒霉弟弟都如高岭之花错错错不要来侮辱我的美坚持独身到世界毁灭,他们两个的远方大表哥作为宇智波那一代少有的直男加非丁克主义者总算老来得子留了个后,经过数代繁衍有了她的亲爹地……

但她还是没弄明白她该怎么叫宇智波斑。

“叫爷爷。”斑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佐良娜再次认真翻看了一下比宇智波斑本人净高还长的族谱。把它们卷起来塞回档案室的架子里,准备把钥匙还给管理员然后回家。而斑还抱着手臂盯着她。

“你今天晚饭还想吃豆皮寿司吗,斑。”

于是她打算曲线救国。

或许等她搞清楚乔佛利拜拉希恩和詹姆兰...

【火影忍者】喜闻乐见的入坑前后对比图

感觉大多数人和我的脑回路没法一致
越往后越高能

漩涡鸣人

入坑前:

现在印象:



宇智波佐助

入坑前:

入坑中期:


现在印象:

宇智波带土

掉马前:

掉马后:



旗木卡卡西

入坑前:

仔卡初印象:

现在印象:

千手柱间

入坑前:

现在印象:

宇智波斑

入坑前:

现在印象:



宇智波鼬

入坑前:

现在印象:

春野樱

入坑前:

现在印象:

香磷

入坑前:

现在印象:

大蛇丸

入坑前:

现在印象:

【火影】Fate/Till Nightfall Act·5

在两位三骑士职介英灵的怒视中,洪流般的魔力汇聚成漆黑的身姿。

那英灵的身形十分高大,面上覆着憔悴似枯骨的面具,盔甲黑如暗影,全然无一丝装饰,冷冷月光也未能照彻他的周身。

作为死后升入英灵殿的灵魂,无论后人评说如何,都有着自己值得夸耀的要素。即使被宇智波成为暴政者的宇智波斑在现世之时也拥有与Archer职介相符的强大宝具,众人议论纷纷的传说与流言构成了这位英灵光辉而真实的面貌。

然而面前的这位,无论身前创造了丰功伟绩亦是恶贯满盈,都未能留存下来。

Berserker,任何人都知晓的英灵。

被魔术师的枷锁束缚了本性,夺走了荣光的英灵,除了可悲之外,没有什么词能形容这一职介了。

最初的惊...

止鼬到底怎么甜?

有句话觉得挺适合哲学组的,旷世经纬胸怀天下。他们都不是那种沉溺在两个人过小日子就幸福的人,或者说性格所致吧,别人的眼泪会让他们感触,别人的不幸会让他们想去拯救,但他们唯独忘了自己

想了很久。。。这对走原作向好难甜,所以还是平行宇宙吧,平行宇宙大法好

瞎逼逼而已。没写贺文。忙着吸毒

【火影】Fate/Till Nightfall Act·4

Archer解放了自己的宝具,蓝色火焰如同自律生物一样攀上他的周身。同Saber一样,身前的魔术礼装须佐能乎转化而来的盔甲。

先前傲慢地神情突然冷峻下来,Archer反手拔剑,静静地注视着这对兄弟。

“他的Master还未现身,佐助你要小心。”

Saber毫无畏惧地举起十拳剑,轻声叮咛幼弟。

“不必担心我。痛痛快快地战斗吧。”

“明白了。”

交换了彼此信任的眼神,这场圣杯战争中最先爆发的战斗开始了。

这本不应该发生在常世的战斗由于圣杯强大的力量而真实的存在了。在刀光剑影之中,身披火焰似盔甲的武士们交锋的瞬间都带起撕碎周遭一切的狂乱气旋。击断了生长多年的巍峨树木,践踏着包容的大地。...

【火影】Fate/Till Nightfall Act·4

新都的商业区比两人想象的繁华多了。不过即使在中心城区的地段,两人的组合也十分惹眼。俊朗沉稳的中年男子和十分年轻,大学生模样的大男孩,穿着简单的休闲装也吸人眼球。眉眼间十分相似,似乎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对兄弟,但一位冷峻一位温和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他们沿着商业街走过,说说笑笑,偶尔停下来走进十分受欢迎的甜品店中,出来时两人手中都拎着几个包装别致的纸袋。

“天黑了呢。”

鼬眺望着一条街上开始闪烁的霓虹灯和城市远方缥缈的橘黄灯火。新都的中心地段到了上班族们休息的时间人变多了,比下午嘈杂许多。

“去安全屋吧。”

在暗下来的街道中,两人从下午平和安静的气氛中出来,像是巡视战场一样严肃起来。经过未...

1 / 8

© Juno | Powered by LOFTER